就保守党党魁奥图尔先生在12月15日推特的言论发表声明

枫叶反种族歧视行动协会(MLARA)

2020年12月27日

就保守党党魁奥图尔先生在12月15日在推特的言论发表声明如下:

加拿大是个由原住民与世界各族裔移民构成的多元文化的国家, 我们来自不同的地区, 聚集在这片土地上。 我们认同加拿大政制民主, 言论自由, 人人平等, 尊重法律的价值观。 我们对政治领袖更是期待他的领导力及对所有加拿大人在宪法保障下平等权利的维护。 我们对欧图尔先生作为加拿大最大反对党领袖, 在多伦多某一餐厅引发的事件中所发表的不当言论深表遗憾。

事情的发生源自于餐馆的窗上贴有”武汉肺炎”的字样,有人看到后感到不合适和具有冒犯性,并向餐馆表达了不满及报警投诉.网上评论区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吵,言辞激烈, 部分人还把香港政治问题带入争议中。警方让餐馆主人撤下”武汉肺炎”的字样,事情到此为止应该结束了。但是后来发生了餐馆门窗被涂鸦的事情,奥图尔先生12月15日在推特上转推了NATIONAL POST在14日发表的一篇文章, 文章把反对餐厅贴”武汉肺炎”标识的抗议者标签为”北京的效忠者” 。奥图尔先生推文表示对餐馆的支持,表示他与餐厅一方共亨一样的加拿大价值观,并谴责这些涂鸦行为。奥图尔先生同时呼吁联邦自由党政府承认有外国势力在干涉加拿大事务。

众所周知,世界公认的对流行病的命名方式,就是为了防止跟具体的地域,族群相联系而导致对个体的歧视,这才是符合真正的加拿大的价值观。餐馆网上留言里的针对中国移民的族裔歧视和侮辱,更不应该是加拿大的价值观,自从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 因为被称作武汉肺炎,中国病毒,加拿大已经出现了针对华裔和亚裔移民的各种歧视和暴力行为。奥图尔先生非但不去正视这些歧视, 并与所有加拿大人联合起来抗击歧视, 却反其道而行之, 挑拨族裔分裂, 污名化某一族裔群体。 请问他所认同的加拿大价值观是在包容和鼓励族裔歧视吗? 如果不是,那么奥图尔先生所认同的价值观又是什么呢?我们支持自由民主理念,但不认同任何自称拥有这种理念的群体或个人可以随意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可以对他人进行歧视和侮辱而不必受到谴责。这与加拿大所标榜的理念和价值观是相违背的,也是对这些价值观的最大伤害。

首先, 无论是谁干的涂鸦行为,我们都不认可,并对这种行为予以谴责。这一点我们和奥图尔先生及所有加拿大人是一致的。 但是奥图尔先生在没有提供任何实际证据的情况下, 认同文章的观点,认同把一部分加拿大人的对餐厅的批评言论标签为外国势力指使, 把事件中被冒犯的群体的正当维权言论摸黑成中国共产党的忠诚者言论。他的推文鼓动恐华思想, 以支持言论自由, 反对违法行为为掩饰, 其实是在推进他的政治意图。利用华裔移民之间对香港政治问题立场观点的不同, 刻意妖魔化中国大陆一方, 以某一个人行为污名化整个群体, 并毫无根据地将其与特定的组织联系起来。合理化另外一方的歧视言论, 比如称呼中国移民为支那猪等。其用意与SAM COOPER先生在今年4月30日发表的文章言论一模一样, 就是把来自中国的移民都标签成中国政府的第五纵队。 从而分化加拿大的华裔移民, 剥夺了加拿大中国移民维护自身利益的权利, 削弱他们在加拿大的言论自由。

我们必须认清事实。 奥图尔先生言论背后隐含的真正政治目的就是, 打造中国为加拿大的敌人, 把所有问题指向这个营造的敌人。 从而漠视本国各种社会或政治问题的根源, 掩饰自己政治上的无能. 这样的思维方式在加拿大正在不断扩散。 把房价问题, 毒品问题, 洗黑钱问题, 都扣上个中国帽子, 树立中国为敌人, 而这一切都将由加拿大的中国华裔移民身上开始。

今年11月18日, 保守党在国会提出23号议案, 要求政府建立计划防止中国的渗透。 提案说要保护加拿大的华裔移民免受中国共产党滋扰。 那请问奥图尔先生, 妖魔化中国移民是对加拿大华裔移民的保护吗? 提案说要提防中国的影响, 奥图尔先生的实际行动却是无证据标签整个移民群体, 难道他说的防范计划是要先把所有来自中国的移民都关到集中营去?

奥图尔先生必须为他的言论道歉,必须停止这种不符合加拿大价值观的行为。每一个加拿大华裔,无论我们的背景是大陆,台湾,香港或者东南亚,都将因他们身上的中国元素而被自然地怀疑不忠诚,在加拿大被指控受外国政府的影响进行有罪推定。导致即使是正当的维权行动也会被污名化从而失去基本人权,成为事实上的二等公民!

德国著名神学家兼信义宗牧师马丁·尼莫拉的一篇二战过后的忏悔文写到:

起初,纳粹抓共产党人的时候,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抓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时候,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当他们抓工会成员的时候,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当他们抓犹太人的时候,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当他们来抓我时,

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每一个加拿大人都应该警醒,这不只是加拿大华裔的事。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所有加拿大的少数族裔都将会成为这种思潮的受害者! 而奥图尔先生最近对原住民寄宿学校的错误言论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现在是针对原住民,中国华裔移民,那么接下来又会是谁呢? 无论是伊斯兰恐惧症,还是恐华症,如果不加以遏制,都不会止步于此。加拿大历史上曾经有过排华法案和日裔集中营悲剧的教训,难道我们要让它们重演吗?

我们认为奥图尔先生的言论和其立场将分裂加拿大人,摧毁加拿大价值观,摧毁国民对联邦保守党的信任和支持。 枫叶反种族歧视行动协会是一个无政党背景的协会, 我们致力于维护加拿大人人平等的价值观, 无论是怎样的肤色,族裔。 我们对加拿大所有政党及政治领袖一视同仁, 希望所有政治力量都能努力团结加拿大人, 共同为这个国家作出贡献。 在此希望奥图尔先生悬崖勒马, 认清错误, 真诚道歉, 并积极与华裔移民沟通, 共同维护加拿大的核心价值观, 做一个有能力, 有正确立场的政治领袖。

Related Post

[警醒]家长们,为何不能对加拿大的“新冠歧视”袖手旁观?[警醒]家长们,为何不能对加拿大的“新冠歧视”袖手旁观?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辛上邪撰写】由新冠疫情引发对华裔的种族歧视日益严重,已经扩展到韩裔、日裔、菲律宾裔等亚裔,甚至殃及原住民——因为种族主义者完全凭外貌,来判断谁“该被打”、“谁该被骂”、“谁该滚粗加拿大”。 传送门,此前的报道:那个在温哥华公车上辱骂亚裔的男子暴毙!但仅有14%的加国人喜欢中国从“F*ing吃蝙蝠者”到温哥华公车上殴打辱骂亚裔事件,华人以后还敢上街吗? 打个喷嚏却被当成华裔暴打,温哥华怎么变成这样了? 然而,在感受到种族歧视的压力时,并非所有的潜在受害者都在积极应对,仍有一些人在冷眼旁观,认为不需要或者“懒得”采取行动。殊不知这样的“无所谓”实在是很有所谓,特别是作为家长,面对“新冠歧视”时,一定要有明确的认识和态度,否则会对孩子们产生严重的不良影响。且将几个袖手旁观的高频理由略作分析。 “是偶然事件,是个案,没有形成风气。” 恐袭案件算不算个案?发生恐袭后,是否需要严查、警惕? 风气是什么?风气是个案的累积。民众的情绪会互相影响。个案多了,就成了风气。 孩子出现旷课、吸烟、吸毒、饮酒等等这类不良行为或者违法行为时,家长应该怎么办?难道认为孩子没有养成烟瘾,就可以让他高兴的时候偶尔来一支吗?我想,多半家长一定会非常注意的,会立即责令孩子改正、要求不要再犯。家长在教育孩子时,很明白防微杜渐的道理——小毛病不改,容易形成坏习惯、酿成大错,可是为何在自己面对巨大的危险的苗头时,就糊涂了? 当种族歧视出现后,倘若无人在意,不去制止,种族歧视会自动消失吗?况且,新冠歧视除了种族主义的观念作祟,还有疫情引发的民众的普遍失望、愤怒做辅助——疫情结束不知何时,民众的负面情绪必然会继续增加——如果作为受害群体不发声抗议,新冠歧视是否会愈演愈烈? “加拿大从法律层面没有歧视,社会上的歧视便不会成气候。” 法律是可以随时制定和修改的。一些被一部分人认为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在法律制定时,议员代表多数通过,还是会成为法律。 2015年,特鲁多竞选时提出大麻合法化,许多华人认为这是为了赢得选票说说而已。结果呢?“同厕法”C16讨论时,一位朋友不同意我转发的对该法案的解读文章,认为法案本身没有涉及“同厕”等相关内容。我说文章是某议员的解读。朋友不信,认为是我英文不好的误读,他的理由是如此荒唐的事情怎么可能被立法推行。结果呢? 对加拿大立法程序有所了解的人都应该明白,三级法律的设立和通过,与三级议员们的观念、诉求关联密切。议员们的念头怎么来的?社会舆论应该是来源之一。某些群体的呼声也是来源之一。当种族主义盛行时,难免一些也怀有同样想法的议员为了选票去做提案。反之,当反对种族主义的声音洪亮时,也会影响到议员们的决策。因此,当发现议员们有些“危险”的念头时,必须予以注意和警醒。 回顾二战时北美日裔的处境及北美排华时一条条“排华法案”的通过,更应该明白,法律目前没有并不等于永远不会有。如果不注意社会舆论导向,对不良势头听之任之,后果不堪设想。而一旦形成错误的法律,去纠正要花数倍的时间——19-20世纪的北美排华持续了百余年。倘若再次发生,受害的可能不止一两代人。 “华人融入不够,有些人表现不好,被歧视很正常。” 一些人不发声,是“自认为理亏”——这种理亏还不是真的自己做错了事儿,而是把华社中个别个体的不良表现主动扣在整个族群和自己身上。 比如,有的人认为华裔被歧视,是由于不好好学英语/法语、不充分了解加拿大社会习俗;有的人认为经常有华裔的负面新闻,而华人捐款、做公益都很低调,没有让其他族裔充分看到;有的人认为华社整体投票率低,凡此种种,导致被歧视很正常。 甚至还有人认为新冠疫情确实是首先从中国报出的,因此,被歧视是在所难免的。 这些皆为归因错误。首先,无论什么情况,都不应将个体表现与全体形象划等号。这种划等号就如同“地图炮”一样。其次,一些个体的言行不当,应该予以整改,但是任何情况下,都没有理由实行种族歧视。 倘若家长理不清这些想法,自认为必须无奈地接受被歧视,只会助长孩子的无奈心态。一个从小就认定自己应该被歧视的人,长大后怎么可能自尊、自爱、自强?也因此,我反对一些家长认为“一代移民毫无办法,等孩子们长大后抗争”的怠惰想法。一个软弱怠惰的家庭,养不出坚强刚毅的孩子。从这样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即使语言没问题,内心也不够强大,仍然只会“忍耐”。 其他一些 “忍耐”的理由 有的人以受歧视的不是我一个人而忍耐。 这些人忽略了即使很多人受到歧视,受害的也是一个个个体。他们前几天还为 “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激愤不已,但是到了自己有可能被大山压顶时,便闭起眼睛以求视而不见。他们忘记了,种族歧视者不会由于他们闭起眼睛就消失。 有的人认为自己够强大,不怕被骂、被打。 确实,暴民选定袭击目标时,往往是捡女性、老者、看起来弱小的人下手。就算这些人身强力壮,难道他们没有家人、亲友需要保护? 有的人认为社会精英们不赞同歧视的观点,歧视便不会蔓延。或者认为自己属于主流社会,不会被歧视。 暴民们肯定不属于精英阶层,不具备精英的思想和思辨能力。暴民施暴时,也应该不会先去问问对方是不是主流、精英、英语好不好、年收入多少。 有的人认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很安全,便持有不闻不问的“淡定”态度。有的人因为是老移民,这种事情见多了,过一阵子就好了而“置之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