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诉讼咨询筹款正式启动了

针对Global News的Sam Copper的不实报道的法律诉讼咨询筹款启动了!经过数日紧张忙碌的筹备工作,“枫叶反歧视行动协会(MLARA)”正式成立并完成了筹款账户的开通设置。MLAR是正式注册的非牟利组织,财务制度严格,捐款系统安全,目标明确,在各界专业人士的支持下,落实有道。

One thought on “法律诉讼咨询筹款正式启动了”

  1. Hi, this is a comment.
    To get started with moderating, editing, and deleting comments, please visit the Comments screen in the dashboard.
    Commenter avatars come from Gravatar.

Comments are closed.

Related Post

加拿大政治病毒陰影 排華逆流衝擊多元文化 (丁果)加拿大政治病毒陰影 排華逆流衝擊多元文化 (丁果)

新冠肺炎病毒意外地在加拿大掀起一股排華逆流,投下前所未有的陰影。反華政治病毒已經成為「毒瘤」,在加拿大華人聚居的城市出現反亞裔和反華人的現象,一些白人對華人進行了各種歧視攻擊,侵襲加拿大最為自豪的多元文化。他們將病毒在加拿大的流行歸咎於華人,要他們「滾回中國去」。華人社區一反過去忍氣吞聲的狀態,對歧視案紛紛報警,也發起全國簽名運動,爭取在國會通過法案譴責。 誰也沒有料到,儘管加美邊境的關閉要延長到六月二十一日,以防不穩定的美國疫情通過人流再度感染加國社區,但是,因美國總統特朗普「中國病毒」煽動起來的反亞裔、反華人政治病毒已經突破「邊界封鎖」,全面入侵加拿大,並與加拿大潛藏的種族主義歧視匯成一體,與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同步,在加拿大各大華人聚居的城市掀起了一股反亞裔和反華人的種族歧視逆流,且有越演越烈之勢,對加拿大現有的多元文化國策產生了重大衝擊。 沒有人否認,新冠肺炎病毒全球大流行,正在改變世界,改變戰後的國際秩序,改變很多國家的既定政策。而在加拿大,反華政治病毒已經成為「毒瘤」,侵襲著加拿大最為自豪的多元文化,儼然要變成一種「新常態」,「帶著你們的病毒滾回中國」,成了加拿大底層社會一些白人的「熱門詞彙」,也成了種族主義暴力攻擊者的口頭禪。 四月以來,加拿大一些白人或者非亞裔民眾,對亞裔、尤其是戴口罩的華人進行了各種各樣的歧視攻擊,其中包括涉嫌暴力的攻擊。他們將病毒在加拿大的流行歸咎於華人,要他們「滾回中國去」。而遭受到言語和暴力攻擊的很多人還是弱小的華裔婦女。在溫哥華,有亞裔女性在街頭等車,竟然無故遭到白人青年的襲擊;也有華裔在架空列車和公交巴士上,無端遭到辱罵及攻擊。也有年輕的情侶在Costco超市外,竟然遭到白人的吐口水和謾罵,座駕受到踢打,唯有駕車倉皇逃離;更有九十二歲的失智華裔老人,在雜貨店遭中年白人壯漢辱罵並推出門外倒地。視頻一出,舉國嘩然。更荒唐的是,前幾天兩名原住民母女遛狗時因為打了個噴嚏,就被路過的男子辱罵「滾回中國去」,並被拳擊臉部。 不可思議的是,加拿大最著名的華裔國會議員關慧貞(Jenny Kwan)在社交媒體對種族歧視提出批評後,竟然有人對她發起攻擊,甚至把新冠病毒稱為「關氏病毒」(Kwan virus)。 根據數據顯示,僅僅溫哥華市到四月底,收到反亞裔仇恨犯罪報告就達二十宗,而去年全年僅有十二宗。三月份的仇恨犯罪中,有百分之四十五疑似存在「反亞洲因素」,這一數字在四月份躍升至七成三,激增三成。 主流英文媒體煽風點火 如果說社會底層的種族歧視畢竟還是少數,那麼,主流英文媒體的煽風點火,可能會將種族歧視的偏見轉變成「大眾的共識」。二月五日,卑詩省英文日報《省報》(The Province)赫然將「中國病毒」(China Virus)大字標題放上頭版,引來種族歧視主義者的大聲叫好。但是,《省報》在華人社區的抗議和各界人士的批評下,勉強作出了道歉。不過,這並沒有阻止媒體的「輿論攻擊」。他們藉著特朗普「問責中國」的政治風向,以追尋病毒源頭和「向中國問責」的理由,把矛頭直接指向加拿大的華人社區。 四月三十日,環球新聞電視節目播出特別報道,並將調查記者Sam Cooper的文章掛上網,稱中共統戰部控制海外華人社團,在加拿大狂搜個人防護裝備(PPE)送回中國,導致加拿大疫情爆發時醫用物資匱乏。這些媒體將海外華人與中國政府「掛鈎」,以陰謀論為演繹邏輯,將所有華人打成中國政府的「第五縱隊」,質疑其國家忠誠度,把華人「打全場」的抗疫貢獻,描繪成「協助」中國政府破壞西方國家對付疫情的「秘密行動」。其充滿偏見的報道,顯然為目前民間洶湧的反亞裔、反華人風潮推波助瀾。律師錢路表示,當他讀到Cooper的文章時,背脊陡然冒起涼氣,恐懼感油然而生。 事實上,圍繞著Cooper的社交媒體,已經聚集起一批類似的精英,在言論自由的「掩護下」,交流著對付華人社區反擊的策略。 更加令人擔心的是,面對反亞裔和歧視華人仇恨案件的飆升,警方和政府的反應十分淡漠。迄今為止,警方並沒有及時追蹤和起訴犯行者,最多還是用當事人已經「道歉」的老一套來搪塞,完全看不到警方依法執法,遏制仇恨犯罪的飆升。至於政府,除了總理杜魯多、卑詩省省長賀瑾和一些市長出面譴責,大部分政客都沉默以對。而聯邦保守黨的黨領候選人斯隆(Derek Sloan)竟然拿加拿大華裔首席衛生官譚詠詩(Therasa Tam)開刀,質問她到底是為加拿大工作還是中國工作,要求政府開除她。反亞裔、反華人浪潮洶湧,但至今為止沒有任何立法行動出現,政府也沒有及時警告某些媒體濫用言論自由的權利,嚴重傷害加拿大的憲法和人權原則。這種情況與二零一七年各級政府嚴厲譴責「伊斯蘭恐懼症」形成強烈對比。面對種族歧視在加拿大的死灰復燃,關慧貞曾經感嘆:「如果我們的總理和政治領袖都不認為種族主義和歧視是我們政府和社會所面對的重要議題,試問我們又如何能夠倚賴他們會誠心對抗和消除種族歧視呢?」 華人社區反擊 政府、警方不作為,華人的危機感更加加深。為此,華人社區不甘被「抹紅」、「抹黑」,也開始了反擊。因為他們深刻感受到,目前的反亞裔和排華浪潮已經與百年前的排華風潮以及戰時歧視日裔加拿大人的悲劇在社會結構上有相當相似之處,如果任其發展,當上述三個層次的問題有機匯成一個潮流的時候,歷史的重演並非是「天方夜譚」。 因此,華人社區一反過去忍氣吞聲的狀態,不但對歧視案紛紛報警,也發起全國簽名運動,要求保守黨議員斯隆向譚詠詩道歉並辭職。據內部消息透露,安省保守黨內部已經施壓斯隆,要求其道歉,不然要將其踢出議會黨團。 在溫哥華,前溫哥華市議員陳志動、列治文市議員區澤光以及社區精英,正在緊鑼密鼓準備發起一場社區籌款進行集體訴訟,要求環球新聞和其記者就無端中傷華社的偏見報道道歉。更有輿論呼籲,來自兩岸三地的移民群體,應以「加拿大華人」的共同身份地位形成反歧視的共識,對民間的歧視者和暴力施行者說不,對扭曲和醜化華人社區的媒體報道說不,對警方、民意代表、各級政府進行積極的遊說,從立法、執法、輿論各方面對反亞裔和反華浪潮採取行動,防止當年美國排華、美加將日裔送進集中營、麥卡錫主義這樣的歷史悲劇重演。 因為華人社區十分清楚,反亞裔的政治病毒比新冠病毒殺傷力更大,面對種族歧視的危機,華人沒有分裂分化的本錢,也沒有出逃的後路,唯有迎頭痛擊,才能保護自己的人權尊嚴,最重要的是,才能守住加拿大的權力和自由憲章,才能堅持華人社區衷心擁護的多元文化主義。 加美疫情「兩重天」 加拿大是美國「山姆大叔」身邊的鄰國,經貿和國家安全依賴美國甚多,以至於被認為是唯美國馬首是瞻的「小兄弟」。但是,在新冠肺炎病毒全球大流行中,渥太華在疫情的處理上,卻與華盛頓相去甚遠,以至於在災情上出現了兩個國家「兩重天」的景象。截止五月十八日,美國確診感染病例達到一百五十二萬九千多人,死亡案例突破九萬大關,繼續穩居「世界第一」。與此比較,加拿大的確診案例是七萬七千,死亡人數是五千七百多。鑑於美國人口是加拿大人口的十倍,因此以人口比例來計算,美國確診案例是加拿大二十多倍,死亡人數是加拿大的十八倍。在疫情方面加拿大與美國唯一相同的現象是,疫情的嚴重程度是東部嚴峻,西部較輕微。加拿大疫情最嚴重的省份是國際大都會蒙特利爾所在的魁北克省,確診案例近四萬三千人,死亡人數是三千五百多人(死亡率是百分之八點三),均超過加拿大全國的半數以上。其次是多倫多市所在的安大略省,確診案例有二萬二千六百多人,死亡有一千八百多人(死亡率是百分之八點三),鑑於安大略省是加拿大最大的經濟重鎮,多倫多的停擺導致加國經濟在病毒大流行中受創極重。東部疫情嚴重,與美國紐約和新澤西兩州類似。從感染的途徑來說,雖然加拿大最早的確診感染案例是由中國輸入,但東部大規模的傳染途徑則來自美國和歐洲。 與東部相比較,加拿大中部草原省份與西部卑詩省,情況要緩和得多。以卡加利所在的阿爾伯塔省來說,截止同樣的時間,感染確診案例是六千六百多人,但死亡個案只有一百二十七人(死亡率是百分之一點九);而被稱為「亞洲門戶」的溫哥華市所在的卑詩省,確診個案是二千四百多人,死亡個案是一百四十一人(死亡率是百分之五點八)。 在加拿大的疫情方面,另外一個特徵是養老院(長期護理院)是重災區,集體感染和死亡個案也大都發生在這個群體。不過,隨著疫情曲線的平緩,加拿大各省也開始了「經濟重開」的步伐,但速度比美國謹慎和緩慢很多。最為關鍵的是,為了嚴防疫情發展仍不穩定、抗疫步驟混亂不堪的美國再度給加拿大輸入感染,渥太華宣布加美邊境的關閉(不包括物流)將延續到六月二十一日。 杜魯多與特朗普不同調 除了疫情的嚴重程度不同之外,在控制疫情方面,加拿大和美國也是兩條不同的道路。面對疫情的蔓延,特朗普和他的白宮團隊一直採用「甩鍋」中國、問責世界衛生組織的策略,甚至短暫停止對世衛組織的供款,來掩蓋其在領導抗疫上的「一片混亂」。但加拿大則不同,加國總理杜魯多基本採取追隨世界衛生組織指南的對抗新冠病毒政策。在中國武漢封城後,從二月四日至十一日,向中國紅十字會先後捐贈了十六噸個人防護設備,包括醫用口罩、護目鏡、防護服等。在美國最早對來自中國的旅行者關閉國境的時候,杜魯多不但出聲批評美國,並依照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引,宣布不對中國封關以及對中國訪問簽證、留學生和移民申請者提供服務優惠,並親自在中國農曆新年期間到多倫多唐人街為華人社區打氣。 在防疫政策方面,杜魯多總理在夫人索菲自英國演講回來(三月十一日)確診感染新冠病毒後,即刻改變原先緩慢的抗疫態度,在自我隔離的兩週內,推出一系列積極的抗疫政策,其中包括呼籲民眾盡量居家隔離,支持各省宣布緊急狀態,提出史無前例的紓困和刺激經濟政策,金額達數以千億計,其中包括對沒有勞工政策保護的個人提供每月二千加元(約一千四百美元)的補助,為期三個月;對大專學生提供每人一千二百五十加元的補助,為期三個月;對小企業提供免息貸款和房租補貼,對保留工作職位的企業提供七成五的薪資補助,對老年人提供三百至五百加元的現金補助,等等。